您所在位置:首页 >> 福利集合

My Private Lolita

2020-05-07 11:38:28 来源: 皮皮文学社
昨夜又下了一夜雨。
一早海德公园的草木在湿冷的空气醒来,开始散发春天的味道,湖边栖着许多鸟,鲜艳羽毛给伦敦阴冷的天色带来了春的味道。想起了我带到这里来的那个小女生,又想起了我的十六岁。
李宗盛唱过一首《十七岁女生的温柔》,里面有一句「十七岁女生的温柔,其实是很那个的。」听到的时候心中暗笑老头还是碰到了些好事的。
17岁女生的温柔,其实是很情色的。
2年前我还在Oxford,来伦敦希思罗机场接父亲朋友的17岁女儿Charlotte。在他父亲的央求下,我答应护送她坐火车去北边苏格兰遥远的学校,虽然不太情愿。因为已经太晚,所以决定在伦敦住一晚再走,一次没有计画的短期二人旅行就这么被排在日程上。
飞机快到了时候,他父亲给我发来她的照片。Charlotte一看就是个富养的傻姑娘,成绩一般般有些小叛逆,但是整体不敢出格的那种。这样的女生心思大概是怎样:有自己少女的小哀伤,因此觉得自己有些深刻了;同时又自己发现自己开始有些小姿色,荷尔蒙让她有些跃跃欲试想尝试和不同的男生接触,但又害怕成人世界她听说过的险恶。她也许有了男朋友,但又不满意,觉得孤独,心里想着电影小说里的那些温柔而优秀男生是怎样。
如果父母家庭关系差,她就会变的表面更加僵硬,而内心更加想依赖一个男生。这段青春是酸楚的,可以是树上青涩的青苹果,也可以是早已化作春泥的花瓣,然而这些过了二十五都只会是女人心里深藏的故事。
不知道我为什么突然想起了我对Myranda说分手的那一刻。我16岁时的女人Myranda现已为人母,在Myranda那里我品尝了青苹果的味道,那些再也没有过的真实的纠缠,和一个女孩未设防的内心。和Myranda分手是在高二的暑假,在她刚刚分开的家。
她妈妈和新找的男友在外面玩,我和她在家。Myranda赤裸的躺在席子上,长发散开,细长的两条白腿还搭在我的肩头,小腹在喘气,面色微红,双手张开,小胸还在起伏,我知道她嘴角藏着即将说出来的,会是一些甜蜜的话,幻想我和她暑假的生活。然而我告诉她分开吧。尚存的一丝温存马上变成一场疾风暴雨,我摔门而去。其实我只是累了。
Charlotte的飞机到了,一会她推着好几个箱子走出来。Charlotte比我想的高,有一米七出头,人群中显得巨白,我跟他打招唿,她看到我,就直直地走过来。
「哥哥,飞机好久。」Charlotte声音对一个青春期的少女而言很低,听着像个很迷煳的姑娘。说完就掏出矿泉水瓶狂喝,一手拿着有着幼稚手机壳的Iphone给家里发短信,完全忘了我。看着一个介于女人和女孩的人,不免觉得可笑,心里本有的一些阴霾马上就散了,心想赶快把这个傻姑娘送到学校。
在去市中心的列车上,Charlotte突然停止了喝水,开始用大眼睛开始直勾勾的打量我,让我很不好意思。我于是开始问她学习怎么样之类的问题,她完全没有听进去,自己开始轻声嘟囔。
「哥哥,你一会送我去学校对吧?我自己不行。」、「一会酒店是两间房吧?可不可以在我隔壁。」、「我晚上可能睡不着。」、「可不可以带我去外面吃东西?」、「哥哥你交女朋友了吗?」、「明天能帮我安排好了再走吗?」、「你比我想像的年轻多了!」、「晚上吃东西吧?」、「你要不要尝我带的饮料?呵呵!」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