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位置:首页 >> 福利集合

老公的上司一

2021-11-15 16:18:48 来源: 皮皮文学社

因為沒有什麼社會背景,我一直在銀行屬下的一個小儲蓄所當一名普通的出納員,快38歲了,工作上一點也不順利。妻子今年也34歲了,在一家個體小公司做文員,工資也不是很高。



最近我單位有點人事變動,有一個科長位置空缺,我蠢蠢欲動想贏得這個機會,錯過了這次,不知道下次又是什麼時候了,於是我回家和妻子商量,想贏得這個職位。



妻子說:「那就找找行裡的領導,給他們送點禮,看看是不是有希望。」其實我自己也知道,這年頭沒有關系,光有能力一點用都沒有。



我知道行裡的張子龍——張行長能幫上自己忙,他在行裡是老人了,這些年來一直做領導,也撈了不少的錢,我給他送禮和送錢全被拒絕了。而且張行長對我也很出奇的關心,一再找我談話,說我很有希望,每次談到關鍵的時候都把話題總往我妻子身上引,我隱隱約約知道他要乾什麼,和要發生什麼。



我妻子見過這個張行長一次,有一回我妻子去我單位,剛好我不在,就是張行長讓我妻子在他的辦公室等我的。可能就是在那個時候,他對妻子有了什麼想法,被我妻子的文靜、賢淑、窈窕所吸引。妻子後來說,對他的感覺就是年紀大了點,人也很和藹,別的就沒什麼印象了。



昨天晚上張行長請我去吃飯,幾杯酒下去,可能是他借著酒勁吧,總把話題引到了我老婆身上了,說我老婆怎麼怎麼漂亮,氣質怎麼怎麼好,比他家的黃臉婆強多了,他要是有這樣一個女人就好了。他說:「你要是能讓我和你妻子睡上一次,這個科長的位置就是你的了。」當時我很生氣,但也不敢發作,因為我還要依靠這個老男人——我的上司呢!



回家後借著酒精的作用,我流著淚對妻子說:「張行長喜歡你,如果我要當上這個科長,就要你拿身體去換......」她聽了默不作聲。妻子看著我躲閃的眼神,心裡也隱約知道我的意思,她也知道像我這樣一個沒有社會背景的、很平凡的男人為了事業出此下策是很無奈、很痛苦的,而作為一個妻子,她又能做什麼呢?





第二天早晨我在去上班,她在我剛要出門的時候對我說:「那就過幾天請他來家吃飯吧!」以後的幾天,我沈浸在羞辱的彷徨中,我恨我無能,恨我不得不去讓心愛的妻子接受另一個男人。這幾天妻子因為產生對性的膽怯和厭惡而拒絕了我的性要求,這也算是對我流露出的怨恨和不滿吧!



這天是週末,妻子起得很晚,看來她這幾天一直也沒有睡好。她起來後,我催促她去買點菜回來,說今天張行長來家裡吃飯,讓她好好露露手藝。看得出她很不情願地出去買菜了,在她出門的那一刻,我的心都碎了,我的心在流血,無盡的羞辱使我失落身竭,我在一次次地問自己:這是在做什麼啊?



晚飯時,我們夫妻倆陪著張行長喝酒,張行長眼睛直直的盯著我妻子,對她有說有笑,而妻子卻看著我,我的頭一直低著不敢正視她的眼睛。



妻子帶著4歲的女兒匆匆吃了點飯就回房哄她睡覺了,女兒在回到房間的時候忽然問:「媽媽,那個胖伯伯乾嘛老看著你呀?」妻子呆呆地看著她天真帶著關心的臉,窘迫得無言以對。是呀,張行長都五十多了,可以做女兒的爺爺了。



我和張行長吃過晚飯已經是快10點了,張行長喝了不少的酒,於是我提出讓他留下來休息休息,張行長也覺得自己喝了不少,不客氣地接受了。我讓妻子把我倆的房間收拾一下,讓張行長在我們的臥室裡休息。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