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位置:首页 >> 校园小说

我的日常果然有问题 作者:风的铃铛(9)

2020-09-09 16:39:30 来源: 皮皮文学社

“是给我的后辈京子啦!;

“京子?;我的第一反应是并盛中那位可爱的校花,后来想起黄濑说过有个特别有干劲的新人才恍然对上号,“哦哦——就是你的经纪人新签的新人?;

“是啊, 她是你的粉丝哎。;

“最上京子么?我也有所耳闻。;黑崎过来分发迎新会的安排通知,闻言也加入了话题,“在我叔叔的广告里出镜过,说是个很有潜力也很有意思的新人。;

“哎?黑崎的叔叔?;被黑崎这么一说我才想起来之前对方无意中提到那个醉心演艺界一心想当导演的叔叔。

“哎?黑崎的叔叔……是黑崎潮么?!;黄濑一脸震惊, 喃喃道,“看不出来啊……;“嗯,因为我叔叔我行我素不修边幅看起来像个小流……啊不,老流氓。;黑崎扶了扶眼镜,“他在五年前中二病犯了说是要离家出走让家里人刮目相看。呵,家里人只有我和我爸,他让谁看。;

我&黄濑:“……;其实他离家出走大部分原因是你吧!?

我一开始只把这个当c-h-a曲看待,等到不破尚的新MV开拍并且邀请我过去参观的时候,我才觉得真有缘分。

MV有三个角色,一个恶魔两个天使。恶魔自然是不破尚扮演的,和恶魔相恋的天使是老搭档了,暗恋……啊不,明恋不破尚的七仓美森。而另一个杀死恶魔的黑化天使……

“啊……你叫京子……是LME事务所的吧!和黄濑一个经纪人的新人!;我指着眼前橘色短发的粉衣少女开心地说道。

“啊!是的!您、您是IORI老师对吧!;对方抓住我的手,眼神似乎在发光,“我、我超喜欢你的!;

“哎?是、是么……;突然被告白,我受宠若惊,“谢谢!;

“尤其是IORI老师说的打爆出轨的人的狗头的那一段!;

我:“……;哎?!因为这个而粉我的么?!不太好吧!

“哟!IORI老师!;不破尚站在旁边,抬手朝我打招呼,“辛苦你来探班了。;

“你好啊,不破。没什么辛苦的,我只是想来看看自己画的人设能被还原到什么程度。;

“IORI老师——;不破尚的御用PV导演麻生春树上前来给我一个抱抱,“几个月不见变得更可爱了哦——;

“您、您也是……麻生小姐请放开……我快窒息了……;虽然被欧派埋脸是福利,可是透不过气就不好了。尤其是麻生春树这么一个欧派有D+的大美人。

“因为上次的合作很愉快,这次尚的歌曲一出来我就觉得需要找您了。;麻生春树揉了揉我的脑袋,看向三位演员,“IORI老师都来了,你们快去化妆吧!;

我特意朝着那位眼巴巴看着我的小粉丝招招手,过去小声说道:“黑化天使很好看的哟。;

“真的么?;对方看向我的眼神又是那种星星眼,“谢谢您!;

虽然对方粉我的理由有点奇怪……但是一想到参演我画的人设的演员是我的粉丝,还是挺开心的。

他们化妆肯定需要点时间,还好我机智,随身携带自己的速写本,在空闲时间画画自己的分镜。

麻生春树看到这一幕,走过来瞧:“IORI老师出来还在画画么……漫画家真是辛苦啊。;

“啊,因为我闲着也是没事嘛。;我干笑几声,有些不好意思地挠挠头。这样子不会显得我嫌弃来这里无聊吧……

“IORI老师以前是画油画的吧?;麻生春树在我旁边坐下,“我买了《无墓》的完全版,您的色彩很出色呢。;

“麻生小姐你这么夸奖我也没有好处的哦。;

“哈哈哈……不,有好处哦。;麻生春树带着点安利的口吻问道,“您对MV也是有兴趣的吧?那有没有意愿和我长期合作呢?;

“……哎?;我的画笔停下了,一脸茫然地看着她,“啥?;

对方给我解释道:“是这样子的……因为这两次合作都很愉快,而《无墓》的歌曲化也给了我一定的思路。所以想问一下你,是否愿意在之后适合的MV里参与人设以及CD封面、海报的绘制。甚至如果可以的话画个十几页的小漫画推广一类的。当然,价格都好商量。商业MV给的钱肯定比杂志约稿要给的多。;

我听着有点心动:“唔……麻生小姐,让我考虑一下吧。;

“行!;麻生春树l.ū 了一把我的脑袋,“反正也只是一个提议!;

在和我谈话结束后,麻生春树就去做拍摄准备了。不破尚和七仓美森都已经换好了衣服,我看了看没见到第三个,就直接去问不破尚了:“喂,不破……;

我的问话还没出口,一旁的七仓美森就气鼓鼓地找我论理:“IORI老师!小尚他和刚刚那个LME的女艺人有不清不楚的关系!;

“……啊,是么。;总觉得不太意外啊……看不破尚对着自己的经纪人动手动脚、对着麻生春树花言巧语、对着七仓美森也是……现在是演变成更加大型的修罗场了?娱乐圈真乱啊……这么看来黄濑就是天真单纯到不像是圈里人了呢!

无意掺杂进入修罗场,我找了个借口就溜了窝到麻生春树旁边呆着。而此时,换好衣服的京子也出来了。

“哇……京子虽然看起来比较普通,但是很适合上妆呢……;而且我的人设做得特不错!换好衣服化完妆的京子简直判若两人。

“那……那真的是刚才那个女孩么……;麻生春树一脸吃惊。

“倒是挺有黑化天使的感觉呢……;我摸摸下巴,正要上前夸几句,就见京子走到不破尚边上,狠狠地抬脚踹中了对方的小腿,并且揪着对方的衣领放狠话。

联想到之前京子说粉我的理由……我默默地收回自己已经迈出去的脚步。

对不起了,不破,虽然我们还算有点交情,但是这种修罗场,是你这个出轨的垃圾自己活该。

一开始的拍摄场景是两位天使的嬉戏,不破尚就在一旁待机。

麻生春树走过去直接问了:“尚,你和京子认识吧。;“青梅竹马……吧。;不破尚淡淡地回答道,盯着场内,“不过那样子的她我也不认识。;

“哎——青梅竹马啊……;我也跟着看向场内,了然,“不破你喜欢京子吧?;

“哈——!?;不破尚反应很激烈,“谁会喜欢那种无趣干瘪的女人啊!?她最多只算我的佣人罢了!;

“……;我叹息了一声,一脸同情地看着他,“不破君啊,你要知道,如果这是在少女漫画或者电视剧里,她就是那个被你抛弃后转身一变前来复仇,完成打倒渣男、事业有成、收获更好的爱情、走上人生巅峰的女主角啊。而你,则会是在一次次被她的新面貌所震惊、吸引、最后突然醒悟想要挽回时,她身旁已经有了更好的选择,而你则是他们恋情上的催化剂和助攻,最后沦落为炮灰。;

“IORI老师你胡说八道什么?!;不破尚嘴角抽了抽,不可置否,视线盯着场内,“再说了,我现在仍是觉得,她是属于我的……啊,当然这不是说我喜欢她了,只是觉得她现在的x_ing格比之前那个无趣的样子要好多了。;

“……;这个人!有着迷之自信啊!我也看向场内,目光深沉,“行行行,你要这么想也可以。;

作为合作对象我已经仁至义尽了,你被彻底打脸那天不要找我来哭啊。

我的这个想法……在演恶魔被天使杀死的那一幕时,达到了顶峰。

因为京子的掐法……

七仓美森:“啊啊啊啊!尚要死掉了!;

麻生春树:“京子!卡!你掐得太用力了!;

我:“妹子!就算要报复也别闹出人命啊!那是犯法的!;第140章 行行好您可闭嘴吧

在第三次差点掐死不破尚NG之后, 麻生春树也无奈了。

“我还以为会有很好的效果的……明明之前的演技很不错, 现在看来仇恨太深反而不好啊。;麻生春树回头看了我一眼,“IORI老师您随意看, 我去和演员讲一下戏。;

“好的。;我拿着工作人员给的饮料, 在一旁乖巧地坐在椅子上看戏,有点乐滋滋的。

哎呀!这个八卦现场比MV的拍摄还要有意思!

“说起来……祥子小姐你知道京子和不破的关系吧?;我扭头看向站在一旁一脸忧心的不破尚的经纪人, 有些好奇地问道。

“啊……是的。;安艺祥子头疼地揉揉眉心, 叹了口气,“京子她原本是尚的青梅竹马,只是京子一心喜欢着尚, 尚却很过分地把人当佣人使唤呼来喝去……然后这话被京子听到了,她愤怒地表示要复仇……我以为之后尚会哄好她, 没想到真的……其实说实话, 我虽然是尚的经纪人,但这件事上的确是尚对不起那个女孩子。而且……我有点担心尚。;

“哦……;我摸摸下巴,总结了一下, “也就是说,不破把自己的青梅竹马的存在当做理所当然,并且将对方的贤惠当成了老土和无趣,并不把对方当女孩子看, 还心安理得地享受对方对自己的好?这下子别人认清他的渣面目了,觉得自己以前傻逼开始怼他了,他还不当一回事,甚至觉得对方还是那个任自己呼来喝去的小青梅?;

“……IORI老师, 似乎很懂呢。;

“嗯,看得多了。;我一脸深沉道,“然后呢?为什么担心不破?;

“因为……;安艺祥子皱起眉头,“我就担心,尚其实并不只是把京子当佣人,但是自己却没有意识到。;

“啊……这个啊。;我露出了迷之微笑,“很明显不是么……你看已经三次NG了,不破过去挑衅京子了,京子反而会因为他的话振作起来,估计下一次就成功了。;

“……哎?;安艺祥子看看我,又看看那边拍摄的情况,脸上露出了一丝迟疑。

那边人聚了一小会儿就散了,麻生春树走过来:“我让京子先休息一下找一下感觉。;

我们都了然地点点头,看向布景那边的京子,而就仿佛是为了立刻印证我的话一般,不破尚走到了京子那边开始谈话了。

麻生春树头疼地扶额:“尚那家伙……别再去干扰京子啊!;

“不哦,我觉得不破的挑衅和恶言相向反而会让京子振作的。;我坚定道,“这是少女漫画里常见的套路!;

麻生春树&安艺祥子:“……啊,是么。;

我觉得我可能给两位大美人留下了“漫画家都有点怪怪的;的印象了……

因为连续的NG,麻生导演决定中场休息,我就到了休息室慢悠悠地开始画自己的画,大概十分钟过后,有人敲门了,我以为是继续开始拍摄让我去看了,起身去开门,就看到一个一脸y-in暗周围气氛似乎都僵硬可怕的少女窝在门口,幽魂一般喊着:“IORI老师……;

“……;我差点吓得叫出声,认出门口的是谁后惊魂未定地拍拍胸脯,“啊……京、京子啊……你有事么?;

“我有点问题想要问一问IORI老师……;京子双手扒住门框,“IORI老师……你创作作品的时候,会有自己的情感带入么?;

“……哎?这个啊。;我松了口气,笑道,“当然会了。如果连自己都打动不了,怎么指望去打动读者和观众呢?;“这样啊……;京子还是跟游魂一般,恰好这个时候工作人员经过,喊道,“IORI老师!京子小姐!准备要开拍了哦!;

“好的——;我一边应着一边推着京子往前走,“走了走了,这次准备好了吧?;

“嗯……;京子应声,回过头来,表情和早上很不一样,像是下了什么重要的、但是不愉快的决定一般,沉稳有力又充满了悲伤,“我准备好了。;

我一愣,笑了笑。看样子这次会成功呢……

MV的故事简单,而京子和不破尚拍摄的这一幕是重头戏。

天使一号和恶魔在一起之后,因为是禁忌之恋所以身体越来越虚弱,说不定会死。而天使二号因此恨上了引诱天使的恶魔,在恶魔也同样遭受反噬虚弱的时候,趁机杀死了恶魔,并且因此黑化。

这一块黑化天使的戏份很重也很难演……不过看刚刚京子的那个表情,似乎找到感觉了。

我的直觉没有错,京子这条表现很好,反而是不破尚,本来应该是在被掐着脖子摔落城堡的时候闭上眼睛,但是他却被京子压戏了,没回过神,一直睁着眼睛。

“IORI老师……;安艺祥子吃惊地看向我,“你的直觉也太准了!;

我忍不住发出了安西家一脉相承的笑声:“哦呵呵——;

MV最后拍摄地挺成功,就是京子似乎没有马上从黑化天使的角色里走出来,在结束后还一个人站在那里。

我走过去拍拍她的肩膀,对方吓了一跳,往后退了好几步:“I、IORI老师!;

“啊,抱歉,吓到你了么?;我摸摸鼻子,“恭喜,你成功打倒不破尚了。;

对方一愣:“哎?IORI老师你不是站在不破尚那边的么?;

“不啊,我们只是普通的合作关系,我当然是站在美少女这边的!更何况你还是我好朋友的后辈呢!;

“IORI老师——;对方看着我,眨巴了几下眼睛,眼泪开始往下掉了。

我慌了:“别哭别哭!怎么了啊这是……还没出戏么……来来来,给个抱抱……哇啊!你怎么哭得更凶了?;

倒是七仓美森换好衣服出来一看,不满地指着我哇哇大叫:“IORI老师!你也站在那个女人那边么?她可是差点掐死尚了的哦!;

我想了想,说出了一句自己都觉得槽点很多的话:“这不是还没死么……;

七仓美森一噎,震惊地看着我说不出话来。

“哈哈哈,IORI老师还真受欢迎呢。;麻生春树看到这一幕,促狭地朝我挤挤眼。

“嗯,我一向不缺女朋友,各个类型的都有。;我淡定地应声。

麻生春树乐了,还刻意去逗弄七仓美森:“IORI老师和尚关系也不错,美森居然不吃醋?;

结果七仓美森没反应,京子先如临大敌起来,抱着我的胳膊认真嘱咐着:“IORI老师!那不是个好东西啊!您一定要小心一点!;

“啊,这点你们不用担心。;我面对着众人,很淡定地一挥手,“我的两任前男友,都比他帅。;

在这一刻,不知道为什么,在场听到这话的所有人,包括明恋不破尚的七仓美森,都陷入了静默,并且向我投来了崇敬的目光。

……总觉得,她们可能误会了什么。虽然我也不知道她们瞎脑补了什么其他的内容……

MPV拍摄很顺利,因为顺路我就打车载了京子一道。反正赤时那边会给我报销。

不过也靠着当时那个抱抱熟了起来……虽然我觉得最大的原因是京子本身是个自来熟。

这个女孩子原名最上恭子,艺名京子,也算是和我有缘的圈内名和真名发音一样的案例了。比我小一岁,是黄濑隶属与同个经纪人的后辈。

“说起来……我听了一点大概,不过有点不明白,你和不破怎么从青梅竹马闹到这地步的?;毕竟我和我竹马的关系好到可以穿一条裤子的程度。

京子的表情一下子沉重起来:“老师你确定要听么?需要说上三天哦。;

“……算了!下次吧!还要,直接叫我伊织就好。;

“哎?;最上京子看起来有几分受宠若惊,红着脸对了对手指,小声道,“那、那么……小伊织……;

“……;等等!?谁让你加了个小的?!我一脸复杂,“你……还真不愧是黄濑的后辈啊。;这点都一脉相承了。

“哎?;

这次探班回来倒是给了我一些新的灵感,有关于恶魔和天使的倒置这个梗,虽然已经很老套了,但是在不同的情况下用可以调试出新的配方来。

赤时事务所发布不破尚单曲的消息了,还艾特了做人设的我。

我瞅了眼转发了这条配个笑脸符号就将此时丢到了一边,继续写自己的后续大纲。

“五百年前的历史得在主线穿c-h-a讲述了……设定必须要定下了。;我拿着笔戳了戳纸张,喃喃自语着,“勇者转世勇者这个套路还是老了点,大家都猜到了……魔王转世勇者?;

提出这个想法之后我就开始延展开来考虑可行x_ing了。

“这样子的话……需要把前史好好讲述一下了……;我摸了摸下巴,“立场对换,揭开的时候的确更有冲突……这样子的话,勇者的转世是魔王么?不……那样子又陷入俗套……转世双胞胎?;

这个设定一出来我就止不住自己的脑洞了。这样子的话,罗斯是前魔王的转世、执行官克劳德和副官米斯特是勇者转世。就是如果设定是双胞胎的话,需要解释一下为什么一个是人类一个是魔族……不过也还好,后续牵扯到这一对兄弟的详细设定的情节都还没画,我有更改的余地。

就是这么一改动之后,就更加麻烦了……因为这样子后续半魔篇里的剧情很多都需要推翻重来,也要翻一翻之前画的内容,看看有没有可以拿来当伏笔用的剧情。

我看着之前写的大纲,面上露出一丝沉痛之色:“为了更好的作品……;

我拿起毛笔,在上面画了一个大大的X,开始换页重写。

灵感总是在突然间降临的,我偷偷摸摸地半夜里开起小台灯,捣鼓了一晚上,把后面的粗略大纲一口气整理到了结局。然而……也因此,熬夜了,还被爸妈给捉到了。

在我们家里,经历过那次发烧晕倒事件之后,我熬夜被抓到是比画小黄漫被抓到还要惨的。

所以……第二天,爸爸就理直气壮地以“要适当地放松;为由,把我拉出来陪他去钓鱼。

看在我只需要坐在那里可以带着帽子睡觉的份上,我有气无力地答应了,一路上还犯困打盹。

可是……到了钓鱼的地方后,我就一下子清醒了。

“啊呀,这不是手冢前辈么?;

“日向?真难得啊,你带女儿来钓鱼?;

“是的,您还是一如既往和您孙子一块啊!;

啊……怎么办……虽然其实仔细思考一下也没啥,但就是觉得有点尴尬……

我在干巴巴地和手冢爷爷打过招呼后,就沉默着挂饵,甩勾,端坐着一声不吭,保持着敌不动我也不动的本色。

只是,这个气氛大概太凝重了,手冢爷爷率先发言了。

“说起来……小丫头你在东京,就不去真田那边训练了吧?;

“啊,是的,剑道的话我最近都是自己在家练习的。;

爸爸也笑呵呵的:“伊织做事就是这个脾气,一旦下定决心就丝毫不懈怠,也不用我们c.ao心。;

“很好啊,这样子的年轻人不多了。;手冢爷爷丢给我一个赞赏的目光,开始说起了其他的事情来,“说起来……你女儿和国光同龄吧?有男朋友了么?;

爸爸毫无所觉,还哈哈笑道:“怎么了啊手冢前辈?您要推销您的孙子不成?;

……艹!爸您住口啊!

我忍不住单手扶额,赶紧打断他们接下来会使我们两个小辈都超尴尬的对话:“爸!别说了!我现在不喜欢这个类型的!;

爸爸一脸迟疑:“……现在?;

我:“……;您这个时候倒是敏锐起来了嘛?!

我无力了,不由得看向手冢,用眼神示意——喂!我们现在应该是同一战线!你倒是也说句话啊!

手冢国光扶了一下眼镜,有些迟疑,语气沉稳地开口道:“其实……赤司和你挺合适的。;

我有点崩溃:“您老可闭嘴吧!;

手冢国光:“……哦。;第141章 平常心啊平常心

我和手冢爷爷认识, 是因为之前在真田剑道馆学习剑道的时候留下的渊源。

其实不太熟, 也就是认识、路上遇到会打招呼的类型。倒是爸爸和对方是钓友,两人还算熟。

我现在还记得手冢爷爷坑了我一把, 跟我说真田弦右卫门老师对钓鱼感兴趣、害我在去年真田生日上门拜访时送了老师渔具这件事呢……

至于和手冢, 其中过于尴尬,而且不算熟, 就不细说了。

总之, 在我准备反驳手冢的时候

“赤司?赤司财阀的那个赤司么?;手冢爷爷一脸诧异,看向我,皱着眉头, “那小姑娘会比较辛苦啊……有结婚的打算么?;

“……;我张大了嘴,震惊地连话都说不出来了。我现在觉得赤司之前给我道歉理所应当了!尼玛风评被害地最严重的就是我啊!

——然而我又做错了什么啊!?

好在爸爸不愧是亲爹, 笑呵呵地给我解围:“手冢君从哪里听来的啊?我们家伊织现在还没有男朋友呢。;

爸爸说完之后一脸凝重地看向我小声求证:“没有吧?;

“……没有啦!;

“嗯, 没有。;爸爸继续笑呵呵地面对手冢爷爷。

“……;这下子手冢也知道闹了个乌龙了,很快就认错,“抱歉, 日向。都是我道听途说。;

“嗯……;我点头,看向他,一下子就猜到了罪魁祸首,“乾贞治对吧?;不愧是柳爸爸的竹马!搞事能力也是一流的!

“……嗯。;

“你们青学未免也太松懈了, 别大意了啊,手冢。;

“……是的,抱歉。;

有了这么一个c-h-a曲,接下来的静默似乎也没有那么令人难以接受了。

我打了个哈欠, 开始眯眼打盹。

等我睡了一觉醒来的时候,发现我的水桶里多了一条鱼。

我震惊了:“天哪!难道我梦游钓起了一条鱼?!;我说不定是个被漫画耽误的钓鱼天才啊!

“你这孩子胡说什么呢?;爸爸无奈地看过来,“谢谢手冢君啊,你的鱼钩被咬时对方帮你拉线的。;“哎?;意识到自己犯傻了,我挠挠头,讷讷地朝身旁的少年道谢,“谢谢啊,手冢。;

茶发少年朝我一颔首:“不用客气,日向。;

手冢虽然话挺少,还面瘫,但是本质上是个挺好的人啊……我感叹道,紧接着瞄到手冢换鱼饵时,拿起了一个看起来很眼熟的假饵。

“……呐,手冢,那个……是你们队的副部长大石的形象吧?;

“啊,这是大石送的。;手冢停顿了一下,像是强调一般,加了一句,“很好用。;

“……;好吧,再加一个,gaygay的。

不过手冢这个人给我的感觉……感觉挺符合我心目中的先代勇者的形象的。

正直、严肃、有时候甚至会显得有些刻板……啊,回去完善一下先代勇者的人设吧。再加个容易听信别人说的八卦偶尔会显得呆萌造成反差吧!

先代魔王就要反向设置了……还需要和主角现在的个x_ing有比较大的重合,这样子解开最后罗斯是魔王转世的时候才会让观众觉得“原来如此;,而不是“什么鬼啊;。

反套路是基于套路之上,也是讲究基本法的。如果一味地只是想着绕开大部分读者的推理反着来但是不讲究逻辑和合理x_ing,别说让读者眼前一亮超出心理期待的惊喜了,只会让读者觉得被作者愚弄了并且大大地削弱了作品的精彩度,落入作者主观思想来刻意推动剧情的下乘作。那样子就得不偿失了。

我打了个哈欠,偷瞄了一下看爸爸在专心钓鱼,凑过去悄悄地和手冢说话:“手冢,帮个忙,挡住我一些。;

手冢不明所以,但还是照做了。

我拿出手机,开始速记刚刚想到的设定,写完之后诚恳道谢:“谢了,手冢,可以了。;

“没事,不用客气。;手冢看了一眼我的手机,迟疑了一下,问道,“那是笔记么?;

“嗯,是我所连载的漫画的大纲。;我低着头回道。反正现在都已经彻底暴露了,我也不介意在别人面前说起这件事了。再说了……我觉得乾同学一定已经八卦完了。

“有趣么?;

今天的手冢话意外地多啊……我有些惊讶地抬头看向他,难道是为了刚刚的失言想要补救?其实没必要啊……我朝他一笑,坚定道:“漫画之于我就像是网球之于你一样。;

手冢一愣,语气变得郑重起来:“日向,请加油!;

“是!我会的!;

钓鱼是一项好活动,我只是发呆都钓起了三条鱼,其中两条因为太小放生了,最后一条石斑鱼买了回去准备晚上加餐。

回家的路上,因为我已经补觉完毕了,精神饱满。

反倒是开车的爸爸一反常态地沉默,似乎在想什么事情。

“伊织啊……;

“嗯?;

“爸爸妈妈都不是什么古板的人,所以交了男朋友的话,真的到了交往了的那一天……不管对方是什么身份,不用害怕爸妈阻拦,不跟爸妈说哦。;爸爸看了看后视镜,接话道,“即使对方是财阀的公子……;

“……放心吧爸,没有这么一天的。;干什么啊你们!非要我说我和赤司交往了你们才会满意么?!先问问赤司答不答应啊!

爸爸明显地松了口气,继而又莫名起来:“说起来……为什么大家都觉得你和赤司交往了呢?照你所说的,你们应该交集不多吧?;

“是啊,我也好奇……;我双手抱胸,一脸疑惑地眯眼回忆,“我不过就是去看哲也比赛的时候遇到赤司然后最后几分钟是坐一块看的……国中的时候我们见面加起来都不超过十次啊,还都是去看哲也的时候碰到的。他们拍到的所谓的对视笑的照片证据就更迷了……我见谁对我笑我都会回以笑容,这不是基本礼貌么……刚好赤司脾气好基本对上视线的时候他都会笑一笑,难道要我哭么?;

“也许是赤司平时和其他女孩子接触比较少,所以你凸显了吧。虽然只是因为你是黑子的青梅从而你们有接触。;爸爸断定道,接着语气轻松地换了个话题,“说起来……听你妈妈说你收到了一看就价值不菲的水晶项链,是谁送的?男孩子么?这是有情况了?;

“……是、是赤司。;我有些艰难地回道。

“……;爸爸诡异地沉默了一下,语气有点尴尬地试图开启新话题,“哈、哈哈哈……对了,你当时从美国买的挺宝贝的那三个粉红色的熊呢?是给奈瑠买的么?寄出去了?奈瑠前两天还打电话来了呢!可惜你不在家在工作室!;

“……不,我、我送给别人了。;

“哎?送谁了?我们家的小辈除了奈瑠没别人了吧?;

我下意识地有点心虚,低下了头,声音都变小了:“咳咳,我、我送给赤司当做项链的回礼。;

“……然后对方没有和你绝交?;

“……嗯,还道谢了。;


友情链接